外面的世界 — 吉他弹唱

This is my all-time favourite song with my all-time favourite line: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I sang this song as a tribute to my idol: Chyi Chin (齐秦).

我的博士毕业典礼

2010年5月14日,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下午迎来了我人生中的重要的一刻。Virginia Tech研究生院的毕业典礼上,我戴上了博士披肩并接过了博士证书。这一戴上披肩的动作是美国博士仪式的传统,所以博士授予仪式又被称作”Hooding ceremony”。

毕业典礼在VT的篮球馆Cassel Coliseum举行。虽然在美国大学校园呆了许多年,这却是我第一次见识美国大学的毕业典礼。美国人非常重视毕业典礼,亲友团都很庞大。这次毕业典礼上有一家人居然夸张到有70多人出席,连研究生院的Dean在讲话中都特别向他们致意。更可怕的是,由于毕业典礼的缘故,Blacksburg附近方圆30 mile(大约50公里左右)的所有酒店好几周前便全部订满。出于无奈,我这次回VT的前一夜只好在距Blacksburg 130 mile左右的Charleston(West Virginia的洲府)落脚。不夸张的说,一个大学的毕业典礼就能拉动经济,吸引巨大商机。

毕业典礼大概是2:30左右开始的。先是博士生和导师们成对地入场,然后是Master们。等毕业生们都坐定后,校长,教务长,研究生院院长等正式入场。领导们短暂讲话以及唱国歌完毕后,便是Keynote Speaker的讲话。今年做毕业典礼的Keynote的是VBI的一位教授。但他的Talk真不咋地,把所有人都弄得昏昏欲睡。我想如果VT能象去年ASU那样请到Obama来做毕业典礼讲话,场面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Keynote完了毕业典礼的重头戏正式开始。首先是Ph.D. hooding ceremony。Hooding ceremony的特别之处在于帮每位博士戴上Hood的人,是他们朝夕相处一起共事多年的博士导师。虽然每位博士的hooding只有短暂的10来秒,但却充满了学术family的温馨。戴上hood后,每人从校长手中接过证书。按学院和系的顺序,我被排在第52号登台。随后Master们的过程也大致类似,也是逐一上台从校长手中接过证书,但没有hooding这一环节。美国人热情豪放的性格在整个过程中显露无遗,每位毕业生登台时,亲友团就高呼他/她的名字,震耳欲聋。相比之下,我等international student们,真的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Okay,废话就不再多说了,因为毕业典礼以及我的hooding过程基本上全都在下面这个Video里面。Video的下面还有一些照片,基本上都是我和我的导师Prof. Tom Hou的合影。Enjoy!  

                   
毕业典礼过程
 

 With Former Officemates

同一办公室的朋友们(左起):石怡、我、江灿明、谢立广。图中的Cubicle是我工作了3年多的座位。

 Seating Area and the Stage

毕业典礼在篮球馆Cassel Coliseum里举行。正前方是主席台,座位区左边是Ph.D. Area,右边是Master Area。

 Prof. Hou and I in the Seating Area

我和Tom在座位区里的合影 

Prof. Hou and I in Front of the Stage

典礼结束后我和Tom在在主席台侧面的合影

 Prof. Hou and I in Front of the Stage

典礼结束后我和Tom在在主席台正面的合影

 Prof. Hou and I in Front of Burrus Hall

我和Tom在VT的中心地带Drill Field上的合影,背后是VT的主要地标之一Burrus Hall以及4-16纪念碑

 Prof. Hou and I in Front of the Bridge

我和Tom在VT的中心地带Allumni Mall的合影,背后是VT的主要地标之一The Bridge,它连通我的办公楼Torgersen Hall和VT主图书馆Newman Library

 Me in Drill Field

我在Drill Field上留影 

Me in Drill Field

我在Drill Field上另一角度留影,背后能看到的建筑物是体育馆War Memorial

画心–吉他弹唱

Just finished moving. Take a small break to record this song titled "画心" (Painted Heart), the theme song from the movie "画皮" (Painted Skin).
 
I couldn’t sing the high pitch as 张靓影 did in the original version, so I lowered the keys in the guitar playing. I just learned this song a couple of days ago. So please bear with my poor singing and guitar playing.
 
 

离别

Apartment全清空了,这里一切我的气息很快就将消失得无影无踪。本来我以为我不会伤感,但在即将用钥匙最后一次锁上门的时候,我还是停了下来,楞楞地看着这个我住了5年的地方,好久,好久。
 
别了,Shawnee;别了,Blacksburg;别了,VT。

When People Meet David

I happen to stumble upon this nice little piece of video on YouTube. It captures the expressions of people who came all the way across the world to see David, the most famous work of art. I have been so disappointed that, during my last trip to Italy, I wasn’t able to pay a visit to Galleria dell’Accademia, where David is host. I always can’t help but wonder what I would think or how I would react if I saw the statue. Well, I think this video gives me some idea, and that’s why I appreciate it so much.

 

My Newest Toy

I am excited to introduce to you my newest toy — Fender DG8S Acoustic Guitar! I bought this new babe around a week ago from local Guitar Center for $190. It comes with a package including a bag, two picks, a tuner, spare strings, and some accesories that you need to play guitar. This guitar is of standard Dreadnought size, featuring a spruce top and a rosewood neck. (That’s right, rosewood!) The action on this guitar is medium to me and its sound is beautiful. I am extremely happy to get a brand name like Fender at this price. From now on, I can finally resume my guitar playing after more than a decade!
 
Without further delay, let us see some pictures.
 

Guitar and Bag

The Guitar and the Bag

Facade

The Front

Headstock

The Headstock

From Bottom

The Sound Hole

南欧行2008 — 翡冷翠的冷与翠

离开罗马,我们奔赴意大利的第二站,被称作文艺复兴摇篮的佛罗伦萨。我一直不太喜欢佛罗伦萨这个呆板的译名。其实对于这个美丽的城市,中文里头有很多更好听的名字。我记得在小学的时候第一次看中央电视台的意甲足球联赛,便深深地记住了一个身披紫衣,并拥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的球队–佛罗伦提娜。香港和台湾用了一个更贴近英文发音的名字–佛罗伦斯(Florence)。最富诗意的名字,当属诗人徐志摩原创的“翡冷翠”,而且这个名字也最贴近意大利语的发音–Firenze。
 
在去意大利之前,我得到学校的International Office签我的I-20。学校里的Immigration Advisor,Ruth Anthanson,是一个非常和善的老太太。听到我说要去意大利玩,其中包括佛罗伦萨时,Ruth的脸上立刻显出非常幸福的表情。她用美国人那种兴奋到微微有一点夸张的表情对我说:"Oh~~Flor~~ence! The most beautiful city I’ve ev~~er been!!"
 
从罗马到佛罗伦萨有许多选择。最快的当然是Eurostar列车,但价钱也比较昂贵。我们选了一趟城际的快车,大概需要坐3-4个小时,但每人大概只需20欧元左右。从罗马出发,由地势平坦的Lazio地区逐渐进入山峦起伏的意大利中部Tuscany地区,景色变得原来越秀丽。蓝天、白云、青翠的树木、再加上点缀其中的红顶小屋,仿佛是回到了熟悉的弗吉尼亚Blue Ridge Mountain。在窗外不断变换的美景下,3个多小时不知不觉的便一晃而过,火车渐渐开入佛罗伦萨的中央车站Santa Maria Novella。火车站得名于旁边的大教堂Basilica of Santa Maria Novella。一出火车站,便是同名的广场Piazza Santa Maria Novella。
 
我们的酒店叫Hotel Sempione,在Via Nazionale 15号,离中央火车站步行只有两个Block。之所以选择这家酒店,正是看上了它上佳的位置:不但离火车站只由几十米远,而且佛罗伦萨所有的著名景点全在步行范围之内。酒店房间虽然狭小(欧洲酒店的通病),但酒店的Staff非常热情有礼,房间也出乎意料的干净整洁。把窗户一关、街上的噪音丝毫传不进来。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早餐:不但品种多样、咖啡更是香得出乎意料,让倩赞不绝口。在此向各位强力推荐这家酒店。
 
放下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时间大概是下午2点多,正是出去游玩的时候。我们问酒店的前台要了张地图,便直奔佛罗伦萨的中心地带Duomo而去。从酒店出来,沿着一条叫Via Faenza的小路,便可以直插到Duomo。叫它小路,其实还是有点抬举了它。这条所谓的路其实就是相邻的建筑物间留出的细细的间隙,窄得估计让两个老美的胖子并排走也困难。由于太阳根本不可能照进来,小路的阴凉让人觉得舒爽。一阵风吹过,甚至还让人微微感到初秋佛罗伦萨的一丝寒意,莫非这就是翡冷翠的冷?
 
在小路中蜿蜒了几十米后的尽头,便是佛罗伦萨的主街之一Via de’ Cerretani。头往左边一扭,已经看见Duomo的一角。突然之间,我们感觉又象回到了罗马。街上的人流如蝗虫一般成群结队向Duomo涌去。Duomo在意大利语中就是大教堂的意思。意大利的主要城市的市中心一般都有这么一座Duomo,比如后面要提到的米兰。而佛罗伦萨的Duomo,真正的全名叫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意为圣母百花大教堂。Duomo始建于1296年,共花了140年才建成,而最让人晕眩的无疑是它的那个大圆顶。由于广场的狭小,这个圆顶的体积更显得硕大无比。据资料记载,Duomo的圆顶的跨度仅次于罗马的万神殿,而在砖建的圆顶中至今仍笑傲天下。
 
Duomo的外墙可能是我们在意大利见过的所有教堂中最特别的。整座教堂通体都是白色的基调,而台阶、柱子、还有窗户的镶边则是绿色和粉色的条纹大理石。我想徐志摩的“翡冷翠”中翠的灵感,恐怕便是来自这些漂亮的绿色条纹;而粉色的条纹,则可能是百花的暗喻。和梵蒂冈的奢华不同,佛罗伦萨Duomo给人的印象是清新淡雅、但又不失精巧和细节。Duomo正面的精美的圆窗,和巴黎圣母院有异曲同工之妙。米开朗基罗在设计圣彼得大教堂时曾说过,“我可以建一座比Duomo更宏大的教堂,但却无法建一座那么美的教堂。”紧挨着Duomo的,还有另外两个重要的建筑物。一个是广场南边的高耸的钟楼Campanile di Giotto。钟楼的外墙和Duomo有着同样的结构和色调,使得两者浑然一体。在Duomo的正前方,是一个八角形的洗礼堂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
 
说到这个洗礼堂,还有一段小插曲。在来佛罗伦萨之前,汤姐给我们推荐说圣母百合花广场上的“天堂之门”千万不要错过。天堂之门的名字其实也源自于米凯朗基罗。这扇们原本由Ghiberti设计。米开朗基罗对这扇门的美非常着迷,不吝赞其为"Gate of Paradise"。可惜汤姐画的草图实在太不精确。天堂之门其实就在洗礼堂的背后,正对着Duomo的正门。可是汤姐只在纸上随便一画,让我们根本无法定位这个大名鼎鼎的天堂之门。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后,我们仍不得要领。这时我和倩开始有了争执。倩觉得天堂之门一定在别处,而我掏出了学校图书馆借来的tour book仔细开始研究,最后得出结论,天堂之门其实就是我们已经经过好几遍的洗礼堂的那个金光闪闪的后门。一通争执之后,我们谁也无法说服对方,倩开始黑起了脸,我也开始气得不想说话。碰巧这时,一个国内的旅游团正好经过,导游指着洗礼堂的后门便说,“这就是米开朗基罗指的天堂之门…”听到这话,倩终于不情愿地承认我是对的。不过坦白的说,这个所谓的天堂之门,实在是有点牛皮吹大了。这门虽不难看,但除了有10幅金光闪闪的浮雕画外,并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以致于我们反反复复经过几趟,也没丝毫没怀疑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之门!
 
从百合花广场沿Via del Calzaioli往南走,便可以达到佛罗伦萨的中心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意为少女广场。这条通往广场的街道两边全是名牌店。佛罗伦萨的皮具驰名世界,而据说许多著名的皮具店就在这条街上起家。街的尽头就是少女广场。少女广场的面积不大,游人如鲫,颇为拥挤。广场呈L形,L字的其中一臂,实际上是大名鼎鼎的Uffizi美术馆的一部份。广场是古佛罗伦萨的城中心,其象征意义高于艺术价值。不过广场上还是有几处著名的雕塑。在L字的拐角顶端,是那个多灾多难的著名喷泉Fountain of Neptune。顾名思义,喷泉的正中央是海神波塞冬的雕像。据说波塞冬雕像的脸是按照当时佛罗伦萨的国王Merdici来刻的。波塞冬的四周还有四尊青铜铸的随从。这四座青铜像曾被盗走,后来找回其中两个,并新铸了两个复制品。但由于年代久远,现在人们已分不清哪个是真品哪个是复制品了。另外一个抢眼的雕塑是Cellini的Perseus with the Head of Medusa,描述的是希腊神话里英雄Perseus将女怪Medusa那个头颅割下来的故事。传说Medusa的眼睛看谁就可将谁变成石头。值得一提的雕塑还有一尊美男大卫的1:1复制品。由于时间问题,我们无缘到学术美术博物馆去看大卫的真容,也就只好把这个赝品当作遗憾的补偿了。不过看着赝品上脏兮兮的鸽粪,再想象光洁的真品,不由得让人感叹同形不同命。
 
离开少女广场,穿过Uffizi的长廊,终于达到佛罗伦萨的地标“金桥”– Ponte Vecchio。这座桥横跨在佛罗伦萨母亲河阿诺河上,建于公元996年,被称作欧洲最古老的石拱桥。桥上至今仍有许多商铺,绝大部分是金铺,金桥因此而得名。传说以前由于金匠众多,打磨金器掉下来的金粉甚至就铺在桥面上。当然,我们当天是不可能再看到任何金粉了。不过据历史记载,桥上最早的商户其实全是屠夫,一度将桥弄得乌烟瘴气,臭味熏天。我认为,这座桥同样是象征意义大于艺术或工程价值(如果有的话)。用现代的角度看,此桥不仅无特别之处,而且桥上参差不齐的铺面、斑驳的颜色,甚至让人觉得这座桥颇有几分难看。但这座难看的桥的价值却是如此重要。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以下这个小故事。话说当年二战德军从意大利撤退,希特勒下令要炸毁阿诺河上的所有的桥。但他却唯独放过了这座千年古桥,替代的办法是把桥两端的建筑物炸毁使得桥无法通行。
 
金桥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站在桥上看着清澈的阿诺河在夕阳下静静地流淌,吹着河上清凉和绚的晚风,望着远处郁郁葱葱的山脉散发着阵阵浓郁的Tuscany田园风光,的确别有一番诗情画意。如果说罗马是意大利皇冠上永恒的明珠的话,那么佛罗伦萨则是镶嵌在亚平宁半岛中部的一颗冷艳的翡翠。
 
 

P1010180

佛罗伦萨的Duomo

P1010187

这就是所谓的天堂之门

The Dome of Duomo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

Duomo的超级大圆顶

Giotto's Bell Tower

高耸的钟楼Campanile di Giotto

Street of Florence, Packed with Big-Name Stores

通往少女广场的名店街Via del Calzaioli

P1010216

少女广场上的喷泉Fountain of Neptune

P1010217

假大卫

P1010219

Cellini的雕塑Perseus with the Head of Medusa

Ponte Vecchio

破破的金桥Ponte Vecchio

P1010235

阿诺河上迷人的Tuscany风光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